蝴蝶飞入他心中 雾霾中的那只手

144
作者 风清无双
2017-07-15 16:33:17 字数 1490

我从小就不喜欢照镜子。无论小学还是现在中学,当女同学们在课间拿镜子时,我都恨不得把头塞到课桌里面去。班主任每次看到有人在上课照镜子都要说,有照镜子的时间不知道能多做几道题。而大家都不会不约而同看着学习成绩不错的我,那目光有些意味深长。

他们看的是我眉角的蝴蝶状的胎记。那只蝴蝶的凤尾和我眉毛相连,让我的整张脸都显得怪异。我一直希望洗去这块胎记,但妈妈说,那是天生的,洗不掉。

跟大部分人不一样,我最喜欢的是光害天,也就是雾霾天。因为PM2.5上升的浓浓雾霾之中可以隐匿这种丑陋,我终于得以在人群里抬起头来。那年冬天,疾步走在校园长长的林道,完全没想到会撞上人。

t01f61126d1b29e4c8b.jpg

“咚”的一声沉闷声,眼前的人摔了个踉跄,而我被撞得连连后退了几步,跌坐在地上,口罩也脱落了。

“啊,对不起,你有没有事?”清脆的男声传了过来。接着,清瘦的身影开始向我移动,一只宽大的手伸过来。我慌张起来,用力跳起身,遮住我的眉角,结结巴巴地说“我没事我没事”一边跌跌撞撞跑开。

上午第四节英语课上,皮肤白皙的英语老师介绍新来的同学,当他进门时,我直觉就是他。他上台自我介绍,叫吴信宏,父母工作跳动来到R城。最后他说:I would say everybody havea nice day,but you see,It’s not nice at all.(我本想祝大家度过美好的一天,可这天气跟美好根本不搭边)。 

大家都在笑,只有我把头深埋起来。思考他的话是否另有所指。后来的展示环节,吴信宏让我再次成为众矢之的——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夸赞了我脸上的蝴蝶,举手投足之间自信满满。他说,那蝴蝶让他想起他最喜欢的一首歌,詹姆斯·布朗特的《You Are Beautiful》。在大家的目光与笑声之中,我一秒都无法忍受,冲出了教室。

t0104a3b5155586e279.jpg

后来,吴信宏找了我很多次,他应该明白了这种赞美对于不开放的小城来说是多么的冒失。而我也从未原谅过他。直到寒假我收到了一封信和照片。我的心里仿佛住了一头躁动不安的鹿。照片上是我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蝴蝶的侧脸,夕阳的余晖中那蝴蝶和我左边眉角的蝴蝶重叠起来。

信的内容很短:

“那张照片是有次想给你道歉时无意间拍到的。看着你脑袋里也确实一直绕着《You Are Beatiful》。可能我对这边的美丑观念不太了解。请相信我那次英语上话都是真心的。吴信宏。”

我脸上感到一股热流,18年的时间里,第一次有男生说我的胎记很美,而且是真心的。突然流行起《武媚娘传奇》,大家都争相模仿娘娘脸上的图案,有些人还在脸上画出花朵自称本宫。好多人还特意微博艾特我,说我羡慕我不用P图软件就自带蝴蝶效果。我相信这是真的,释怀了。

春季开学那天,我在大家的注目中走进教室,很多女生脸上还留有一次性的图案。那眼神中都是善意。我偷偷看了一眼吴信宏,他也看着我,眼神复杂。我的生活正常起来,和吴信宏也没有交集。

冬天末尾的天气依旧有严重的雾霾。我怀念雾霾带给我的安全感,可以不用和谁打招呼大步流星地行走。

t0162ee2c61ca1c42ea.jpg

“你的口罩。”是熟悉的声音。吴信宏背着手踟蹰看着我。

我惊讶地看着那个口罩。“去年撞到你时捡到的,后来你一直不理我,到现在才还你。”他的左手依然背在身后。

我接过来,说了句谢谢。漫长沉默之后,我打算扭头走。吴信宏认真看着我说,“走吧”。我们一起走进雾霾中,我能感受到身后的呼吸。我的右手突然被塞进一只小黑瓶。依旧是那熟悉的清脆音色,“光有口罩可不行哦,雾霾天还要Healthy Care清肺液帮助肺排毒,我特地在Chemist Warehouse天猫旗舰店买的正品。还有,那只蝴蝶飞进了我心里,你看起来更加美丽了。”我感受到了那手的温度。

登录 后发表评论